歡迎訪問 中國大眾音樂協會 !
社會新聞
抗疫歌曲的公益性與藝術性
更新時間: 2020/03/16 點擊次數:
  由方文山填詞、周杰倫作曲、張學友演唱的抗疫歌曲《等風雨經過》一經發布,便引發多方關注。隨著戰“疫”歌曲大量涌現,聽眾及文藝界對這類歌曲的創作也是貶褒不一。 《等風雨經過》的創作值得總結。

  在流行歌曲的流傳過程中,大眾傳媒的力量不可小覷。只要運作得當,此時此刻打開微信、百度搜索界面、 QQ音樂等,恐怕總能聽到這首《等風雨經過》 。所謂不精不誠不能動人,從審美角度來說,一首歌要想真正深入人心,成為經典流傳下去,作品本身的質量是第一位的。然而,在大眾文化的傳播機制中,明星效應、偶像效應不可忽略,但明星效應只是一種社會現象,不能作為衡量藝術生產質量的標準。在歌曲《等風雨經過》的MV中,演唱者張學友“做好個人衛生”“不自私”“不添亂”的承諾起到非常好的示范作用,充分顯示了一名公眾人物的公德心。

  《等風雨經過》作為創傷敘事的疫情歌曲激發的認同心理非常重要。“創傷”原為醫學名詞, 19世紀,弗洛伊德較早在心理學領域展開創傷研究。20世紀,創傷研究又在文學、文化領域進行話語轉向,“創傷敘事”成為文學創作類型,指代圍繞人類歷史上重大自然災害、戰爭、種族沖突或者家庭及個人創傷等進行的創作。目前,舉國上下已經與疫情鏖戰數月,各行各業皆受影響。尤其是武漢作為重災區,民眾身心俱疲。故而,借用“創傷敘事”形容當前的疫情歌曲創作,具有一定的合理性。

  “疫情”歌曲是圍繞當前人們抗擊疫情的現實生活創作的歌曲, 《等風雨經過》以及林俊杰與孫燕姿合作的《staywith you》 、常石磊等創作演唱的《武漢,你好嗎? 》等都屬于此類作品。從音樂心理學、音樂治療學的角度來說,通過音樂對人的生理、心理、情緒、認知和行為等機制的參與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保持、恢復、改善、促進人們的身心健康。人們對抗疫歌曲的認同,不僅僅是因為這種敘事傳遞了熾熱的人文關懷,同時也是家國敘事的話語體現,通過話語團結思想、凝聚力量,展示了中國人民友愛相親、互幫互助、不離不棄的同理心,也表達出舉國上下萬眾一心必將戰勝疫情的堅定信念。

  另一方面,作為流行音樂的疫情歌曲必須具備美感。絕大部分疫情歌曲從音樂類型上來說屬于流行音樂,而流行音樂又無脫大眾文化屬性,消費是它的內在要求?;趶碗s的歷史和社會原因,中國的精英知識分子們曾經不遺余力地對大眾文化進行批判,呼吁大眾文藝的創作要有“人文精神” ,呼喚美感、呼喚崇高。

  作為流行音樂的疫情歌曲,自然也是由文化工業生產推出,不過它相對弱化了商業性、消費性,突出了公益性。但公益性不等于藝術性,不能因為公益標簽就放低對品質的要求。流行音樂也有自己的審美要求,也有寓教于樂的教育功能,也有呼喚崇高的超拔力量。韓紅為災難孤兒創作的歌曲《天亮了》 ,劉歡為高考生創作的歌曲《在路上》 、為下崗工人創作的歌曲《重頭再來》等,不都是既有可聽性又有砥礪人心力量的好作品嗎?不過,各花入各眼,不能忽略個體之間審美的差異性,更不能以自己的審美好惡取代他人的喜好。

  當下,有高校、社會機構、知名作曲家等在創作疫情歌曲,數量可觀。但疫情歌曲創作一定要考慮到民眾的需求,避免演化成走形式、蹭熱點、貼熱度的異樣狂歡。筆者并非苛責疫情歌曲的創作,相反非常期待有情感深度、有藝術高度的優秀作品誕生。此時此刻,疫情歌曲的創作似乎更能體現一名音樂創作人的社會公德、思想境界與個人才華。

作者:程林

來源:中國藝術報

宜人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