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 中國大眾音樂協會 !
行業資訊
疫情之下,時尚與音樂找到了新的合作方式
更新時間: 2020/05/12 點擊次數:

  新冠肺炎疫情讓現場音樂會和紅毯活動暫時沒有了可能,但奢侈品牌正在尋找新的創造性方式與音樂產業進行接觸。

  美國紐約——奢侈品和時尚產業與音樂產業一直有著共生關系。大熱的歌手和音樂人們坐在時裝周的前排,在紅毯上和演唱會上都穿著名牌服裝。他們也會參加各大品牌的活動,譬如在旗艦店為品牌最尊貴的嘉賓進行表演。但這一切目前到此為止了。新冠病毒造成的大流行已經使音樂會和音樂節紛紛取消,至少到秋天之前都沒有可能。設計師們正在籌劃把時裝秀搬到線上,或者干脆取消。紅毯活動的紅地毯還鎖在倉庫里。

  如今,各大品牌正在尋找新的、在疫情和后疫情時代適合的方式,讓時尚與音樂的合作繼續在線。

  4月,Alexander McQueen推出了自己的Spotify 頻道,來播放其時裝秀上的音樂,作曲家John Gosling也對這個項目有所貢獻,他已經為該品牌制作了幾十年的秀場音樂。Supreme的新 Spotify頻道包括五個主打R&B曲風的歌單。Valentino在Instagram Live上主持了Alicia Keys的音樂表演,而Jacquemus則在品牌的春季系列中為Steve Lacy拍攝了一組Facetime照片。奢華腕表品牌Bulova正在Instagram上制作現場音樂表演,還推出了Spotify 歌單。在中國,新銳設計師平臺Labelhood和44Kw俱樂部合作,在此前的線上時裝周上推出了“云蹦迪”項目。

  音樂可以影響消費者的情緒,創造強大的心理聯想,使他們更容易接受品牌的營銷。 可以肯定的是,時尚和音樂之間的歷史關系一直很深,因為音樂亞文化創造了一整套著裝規范,比如1970年代紐約和倫敦的朋克搖滾場景會立刻讓人聯想到皮夾克、金屬飾釘和安全別針。更重要的是,過去時尚界使用音樂與人們的常見接觸點——在實體零售店或時裝秀上播放音樂——已經進入休眠狀態,那么策劃的品牌的歌單和其他音樂流媒體內容就顯得異常重要,因為這讓消費者能夠以自己的方式與品牌進行接觸。

  “現在是時候問問自己,‘我們還剩下什么工具來與觀眾建立聯系?“聲音設計師和品牌顧問Arman Naféei說,他的公司Studio Neu為包括 The Attico、Giorgio Armani 和 Goop 在內的品牌創建了 Spotify“隔離”歌單。

  音頻是一個相對未開發的市場。市場研究公司益普索在二月份的一份報告中說,品牌并沒有像追求視覺效果那樣擁抱音頻帶來的機會。根據對2000多個視頻廣告的分析,92% 的廣告突出顯示了商標和人物等獨特的視覺富豪,僅8%的廣告突顯了品牌音頻特色——一些品牌甚至只有3%的。

  如今,隨著消費者以新的方式將音樂融入自己的生活,品牌也有了一批忠實的聽眾。公告牌(Billboard)和尼爾森音樂公司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,美國人花在音樂和電視和社交媒體等其他娛樂形式上的時間增加了60% 。

  迄今為止,時尚品牌還沒有從音樂對品牌建設的影響中分一杯羹。專家表示,音樂對品牌建設的影響甚至會影響到消費者的購物行為。

  “歌單讓品牌更容易接近,它給設計師或與我合作的品牌一種身份,”時尚界首屈一指的音樂總監Michel Gaubert說。他的客戶包括Valentino和Christian Dior等全球大品。他目前正在為Chanel整理蘋果音樂的歌單,其中會包括巴黎鋼琴家Chassol和迪斯科女歌手Donna Summer等多位藝術家的作品。

  Gaubert說:一個親密的系列可能需要一個情緒化、黑暗的配樂。充分挖掘一個品牌的根源,就能獲得音樂靈感。他介紹了一個特別和諧的合作案例:Fendi委托Ninos de Brasil演出,這是一個頗受歡迎的意大利電子樂隊,由Nico Vascellari領銜。而Vascellari恰好與Fendi家族關系密切,。

  歌單應該圍繞一個主題構建,并使用圖片、描述和標題,以確保觀眾得到充分的信息。定期更新一單比要求用戶訂閱新的歌單要更好。最成功的歌單會被聽眾在社交媒體上分享,并且會成為吸引眾多回頭客的成功資產。例如,Marc Jacobs在Spotify上發布了“周一混音”(Mixtape Mondays)歌單,就由品牌的朋友們策劃,如導演Sofia Coppola和藝術家Chloe Wise,每周一次,已經更新了一個多月。

  Frederic Sanchez也是一名音頻設計師,他為Prada等品牌制作音樂。他補充說,品牌為自己的歌單創建一塊情緒板也很重要。這塊情緒板要與品牌在廣告、 T臺秀或店內使用的其他音樂緊密結合。他自己的案例就是,Prada在2019年3月的巴黎時裝周期間舉辦了一場派對,這正是其Spotify歌單資料頁面的背景。

  盡管音樂流媒體平臺提供了一系列創建付費廣告的選擇,但在市場預算緊張的今天,創建品牌歌單是吸引消費者的一種相對廉價的方式。

  “如果團隊中有人能夠相對快速、輕松地制作一張Spotify歌單,并全部完成... ... 只需要花幾千美元,相對于預算的比例來說,這只是滄海一粟,”品牌代理公司Within的創始人Joe Yakuel說。他指的是指派一名全職員工制作歌單的成本,不過品牌公司也可能會花錢聘請DJ或音頻總監代勞。

  品牌可以從消費者那里征求歌單的想法,或者委托擁有大量社交媒體粉絲的DJ來創建歌單。直面消費者的美妝品牌Il Makiage表示,它會根據粉絲在Instagram上發送的直接信息,將歌曲添加到在家工作的“背景音樂”中。該品牌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Oran Holtzman表示,這樣做幫助他們創造了一個互動的良性循環,從而提高了該品牌網站的訪問量。

  與此同時,Steve madden旗下的鞋類品牌 Dolce Vita和男裝品牌Orlebar Brown分別委托駐紐約的DJ和網紅Isaac Hindin-Miller為這兩個品牌創建在家歌單。

  Naféei說:大品牌有能力與頂尖藝術家合作。而小品牌可能會挖掘新興人才,補充他們的品牌資產。而在Spotify等平臺上創建歌單是免費的。

  品牌才剛剛開始利用時尚與音樂的交匯點。

  感官體驗公司Listen的創始合伙人Brett Volker表示: “在Spotify這個時尚品牌和音樂人之間建立三角關系,將是一個值得探索的問題。一些例子,如與音樂人合作創作數字時裝秀,或者利用 Spotify 的數據來策劃或制作配樂,甚至是在演出現場錄音,然后以 Spotify上發布。”

  Gaubert說:時尚品牌不能將音樂商業化,除非他們擁有一首歌或一張專輯的版權,這是一筆很多人無法承擔的費用。但品牌可以與他們的音樂行業合作伙伴建立數字圖書館,在那里他們可以獲得某些作品的使用權。Naféei建議與新人合作,補充品牌現有的資產,提供獨家合作,為品牌創作音樂。

  “人們現在急于購買什么東西嗎?不,但是他們渴望娛樂,并且樂于參與,所以現在是時候用音樂作為一種工具來溝通了,” Naféei說道。

 

來源:環球網

宜人配资